-

三警花被姦記 輪姦

張金虎認為時機已到,就對張根發說:「爹,開始吧?我憋不住了。」

張根發點了點頭,「讓美麗的女警見識見識咱們的厲害。」

匪徒們得令,一哄向三個姑娘湧去,不顧她們的強烈掙紮、扭動,幫著兄弟倆將她們抬向新的刑具。

張金龍對小匪們說:「她們不是普通的姑娘,武功高強,綁緊些。」

「對,縛虎不得不緊,這是曹吃對呂布說的話。」

張金虎有意賣弄自己的學問。

幫忙的小嘍囉們聽令,加上有的歹徒過去吃過姑娘們的苦,苦於沒機會報仇,這回她們落到了自己手中,可以對她們為所欲為,一瀉心頭之恨,所以都準備將他們綁得特別緊,欣賞被緊捆之下美麗女性羞辱痛苦的表情。

身材高挑的丁曉麗被綁到X闆上。

兄弟倆解開將她手腳綁在一起的繩子,但她的雙手仍然反綁著,兩個人,一個抱上身,一個抱腳,將她淩空抬起。

由於兄弟倆都是光著上身,丁曉麗又是被裸體捆綁,身體扭動著,自己的肌膚與兄弟倆的肌膚相磨擦,使得他倆興奮到了極點,止不住在丁曉麗身上亂親亂咬。

丁曉麗命掙紮,一路叫罵,怎奈手腳被縛,隻能徒然使他倆更加興奮。

她被仰天放在X闆上,X闆上預先就在各個部位穿好了繩子。

兄弟倆先將她的腰用繩子與X闆固定綁好,再解開她腳上的繩子,把她的大腿往兩邊用力拉開,用繩子綁住腳髁,為保險起見,在膝蓋那兒也用繩綁住,使的兩腿直直的攤開,動彈不得。

再將她上身微微抬起,解開縛住雙手的繩子,將兩手舉起拉直,朝頭頂兩邊分開,牢牢的固定在闆上,光潔的腋窩完全暴露。

「真美啊,一點毛也沒有。」

張金虎讚道,說著在丁曉麗的腋窩親吻。

X闆的形狀是中間鼓起,四角略低,所以被綁好的丁曉麗不但兩腿叉開,乳房還高高地挺起來。

身材嬌小的趙佳惠則被綁到另一個特別的刑具上去。

這是一張短而寬的Y字型三腳條凳,兄弟倆將她抬到條凳上,兩手繞過凳子反綁在後麵,頭向後仰著。

兩條腿自然下垂綁在向兩邊分開的凳腳上,陰部被迫完全敞開,使強姦者方便將自己的生殖器插入。

趙佳惠鼓足自己最後的力氣地掙紮著,雖然她知道這並無意義,但總不甘心就這樣受這幫匪徒的輪姦,但最後也掙紮不動了,濃密的陰毛閃光黑亮,形成一幅消魂的圖畫。

「爹,最美麗的李警官歸您。」

張金龍對張根發說。

兩個匪徒架著精疲力竭的李萍的胳膊,將她拖到張根發跟前。

張根發凝視著李萍那豐盈的乳房,一隻手摸著,另一隻手托著她的下巴淫笑道:「李警官,你可真是人間絕色。」